首頁 > 生活 >

那些我們愿意聽、愿意看的知識男網紅

2019-10-16 來源:時尚COSMO
聽說過Mansplaining嗎?這個詞由man+explain 組成,在國外已經火了兩年多。中文翻譯成“ 男性說教”,專指那些固執地認為女孩懂得太少,所以刻意賣弄知識的男性。很多姐妹私下都會吐槽,他們不知道這樣惹人嫌嗎?如果你也喜歡在網上吸收有趣的知識點,你會發現,在那些關注度最高的專業領域知識男網紅們身上,mansplaining 是不存在的,不僅不高冷、不油膩,而且簡直是使出渾身解數“ 求”你來學。都說死忠粉兒是始于顏值、陷于三觀、終于有趣的靈魂,那么以一己之力讓網友愛上一門學科,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邢立達

把每一條知識都講成段子

生活中: 古生物學者,中國地質大學( 北京) 副教授,發現了世界上首個琥珀中的恐龍以及琥珀中的鳥類新物種,剛剛完成了自己第200、201 篇論文。

粉絲眼里: 著名的嚶嚶怪,日均發微博十幾條,在《少年得到》 有恐龍音頻課程,想到恐龍你就想到了他,線上粉絲數量 340萬。

2

邢立達

“你要是聊這個,我可就不困了啊(請援個葛優)。”接受采訪沒幾天后,邢立達在微博上吐槽了網絡大V英式沒品笑話,“Parasaurolophus(副櫛龍)的聲音是可推斷的,類似阿爾卑斯長號。”這是一條可以腦補畫面和聲音的微博,果然邢立達的鐵粉整整齊齊在評論里刷起《我愛我家》里紀春生說這句臺詞時的截圖。一條親民的冷知識就這樣傳播出去了—科學家已經推測出某些恐龍的叫聲。

這只是邢立達每天例行在網上的日常互動,如果你經常關注他的動態,就會發現他對于恐龍的話題來者不拒,哪怕你隨手@他一張在博物館里的自拍照,他也會準確說出照片里的恐龍骨架的名字,沒準兒還會傲嬌地補上一句:“ 嚶嚶嚶,我挖的。”

今年年初翟天臨事件爆發時,順帶著讓邢立達“火”了。作為國內唯二研究恐龍足跡學、唯一研究琥珀內動物裹體的專家,他那一百多篇SCI(錄入“科學引文索引”的論文)的傲人成績嚇呆了吃瓜群眾,就連他任教的學校也似乎因此不斷提升在亞洲的大學排名,妥妥碾壓很多985。“搞得我現在像小寵物一樣,學校里每個人對我都笑瞇瞇的。” 同樣是“刷手機不停斯基”,為什么邢立達寫出了200篇學術論文,我們卻只能在沙發上吃瓜?實際上他每天從早上6點30分開始就已經進入工作狀態。他手里有多個研究項目在交錯進行,由于工作原因必須到處飛去田野現場,所以真正拿起手機的時間都是他短暫的放松空當。就是那短暫的放松時間,造就了微博上人見人愛的恐龍博士,也讓人們能在第一時間看到野生的珍貴畫面—荒漠里、學生宿舍旁邊的恐龍足跡化石,以及琥珀里的蕨類植物和恐龍羽毛……恐龍這種遠古生物,通過一位青年學者的傳播,第一次離公眾那么近。

1

邢立達

Q&A:

你如何理解男性說教?

邢立達:要看這個人使用知識的方法,如果他是在利用知識去炫耀自己,或者單純地賣東西,利用觀點的沖突去拉攏一部分人,這種情況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很少有科學家這樣密集地堅持在網上分享知識,你怎樣看待自己的網紅化?

邢立達:每出現一種新的媒介,都會吸引科學家去做相應的科普工作。即使我不這么做,一定也會有別人。作為科學家,如果喜歡科普,就得跟著最新的媒介走,去吸引年輕人。

通過網絡傳播的恐龍知識未免都是碎片化的,這樣是否有遺憾呢?

邢立達:一般公眾也不需要建立系統的古生物知識。我所做的事情是為了吸引公眾的注意力,首先讓他們覺得科學好玩兒,然后通過恐龍的知識傳遞一種科學精神。和很多網絡紅人不一樣,我是體制內的人,我們的研究經費中有很大部分來自國家撥款,所以我有義務去做科普,哪怕是用討好的方式做科普。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