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黃景瑜 | 多維人生進行時

2019-10-25 來源:時尚先生
比起在熒幕里塑造的“硬漢”形象,來形容真實所觸的黃景瑜,“鐵漢柔情”也許是更加合適的詞語。作為新生代表演者中的佼佼者,包裹在他堅硬外殼里的,是他堅守而未被侵犯的心靈凈土。

3

黃景瑜

未被鏡頭聚焦的那一刻

在踏入演藝圈之前,黃景瑜從事過很多職業,那些看起來平凡的職業種類和生活片段,他回想起來都已經距離現今的他本人非常遙遠。

采訪安排在他拍攝完一整天的視頻拍攝和半天的平面拍攝之后,采訪完還有幾套造型的平面要拍,但大部分的工作量已經完成了。幾個工作人員坐在同一個休息室的兩三米開外,一開始和黃景瑜聊天,能在他的臉上讀出“挺累的”,但“很配合”。

剛剛殺青的是一部電視劇,一群年輕人演現代都市的創業感情戲,馬不停蹄的是《決勝時刻》的路演,滿滿當當的宣傳安排一直持續到9月底。

在《決勝時刻》里,他演的是被毛主席牽紅線的警衛員,在特定的歷史背景里,他的角色顯得尤有人情味,從另一個方面讓大家全面地了解到建國初期的日新月異。在劇里,黃景瑜飾演的警衛員和王麗坤飾演的女性角色產生感情。比起之前的題材,這部電影尤為特別的是“多了些生活場景”,看完以后會讓人“很貼近那個時代”。

回憶起來這部核心思想是“憶苦思甜”的電影作品,拍攝過程中的困難都不能算是艱苦。

一開始在夏天的南方影視城開機,體感溫度大約有四十多攝氏度,濕度也大。沒拍幾天,又直接跨到沈陽拍攝,地理上的溫度跨度就大,當地晝夜的溫差也大,一不小心就會生病。為了制造宏大的拍攝環境,干冰和煙一直放,到拍攝后期,黃景瑜每天都會“痛哭流涕”地上陣拍戲。“但這些問題是所有演員都會經歷的事情,我現在回想,第一次參與到這么一個‘以情制勝’的電影作品中去,閉著眼還是要笑出聲來。”

1

黃景瑜

從開始拍《破冰行動》,到現在《破冰行動》播完了,《決勝時刻》也待映,現代的都市劇也殺青,黃景瑜已經跟隨著劇組持續輾轉在各地拍攝了一年半,中間回家的日子可以用時分計算。

“進了組之后我基本上就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系。當初在廈門拍戲拍了三個多月,我都沒出劇組吃過飯,更別提什么逛商場了,每天就兩點一線。所以我去一個城市拍攝,看著好像是在那里生活了好幾個月,但你問我那個城市環境怎么樣,喜不喜歡那個城市,這我真答不上來。”

從第一部劇的拍攝到現在,黃景瑜已經這樣“暴露”在鏡頭下三年有余。攝像機鏡頭蓋上的時刻對他來說分外珍貴—那些在自己家里、在朋友家里、在自己熟悉的人的身邊,在自己熟悉的環境里舒適地待著的時刻,也變成了他最珍視也最真實的時刻,“我覺得這是每個人都需要有的時刻”。

“現在網絡和智能手機這么發達,在公眾場合,那些大眾看得到的地方,如果我出現,他們只要抬起手機就可以拍攝,其實還是有點不舒服的感覺。”

他有點恍惚,但還是打開了他的互動出口,“拍戲是我喜歡的事情,我沒有那么遠大的志向,說什么一定要給粉絲傳遞多少正能量,但我在盡我所能地在鏡頭前面展現我自己的角色和性格。所以在生活中,那些鏡頭就不要一直對準我了,工作和生活是分開的,我很堅定這件事情。”

4

黃景瑜

用自己的方式觸摸世界

早期的時候,黃景瑜在采訪中說過一句話:“人生就像心電圖,必須折騰起來。”這句話被喜歡他的人奉為人生格言,而在這么多年來,他自己也確實身體力行地踐行著這句話。

開始接觸戰爭戲的時候,他就學習了一系列的救援技能。最初是簡單的心臟復蘇,后來就會熟練打繩結,在日常救援或者是緊急救援中,他都可以出色地完成。整年整年的時間待在劇組,他還對光、攝像有了興趣,常常在劇組和人員溝通打光布景。在黃景瑜家里,沒有任何工作的痕跡,除了一臺用來隨手記錄下自己所看見的真實的攝像機,“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我工作的一部分”。

最近他感興趣的事情是翼裝飛行,那種不畏過程、不計結果的飛行,讓他充滿向往。“以前我對一個東西感興趣,當下肯定立刻想要去學,但現在往往沒有時間,所以很少再對什么事情抱有特別大的興趣。”

就在前段時間,黃景瑜剛剛榮升巴西柔術紫帶,他已經練習柔術六余年,一開始是為了防身,然后慢慢地在柔術這個運動中發現樂趣。柔術教給他的意義,就是于弱勢中不急不躁,坦然沉著,抓住機會,積蓄力量,然后適時地用堅忍、努力重新背上行囊,踏上新的征程。

他確實經歷過低谷和非議,但走到現在他的心態越來越平和。

一年前的他,除了工作和休息,還有一些新鮮事,還會把自己做菜的照片發在透明的社交平臺上和大眾分享。近一年以來,黃景瑜卻用更加低調和日常的方式在生活,分享少了,只能在電影熒幕和電視屏幕上看到他。越來越多的人過著越來越外向的生活,但對于黃景瑜來說,每天的時間正在以一種很平穩的方式流逝。

比起用那些夸張的形容詞“成就感”“失落感”“壓迫感”來形容這一年,黃景瑜特別中肯:好好工作。沒有什么緊張的事、也沒有什么壓迫的事,也沒有特別值得驕傲和炫耀的事。

這么多年了,黃景瑜的工作中已經很難出現預料之外的驚喜和意外。每天都有精確到分秒的時間表,被安排到幾點到幾點,需要出現在哪里,干什么,“如果在這樣的生活里出現了意外,那可能就真的是意外。”

采訪到后期,黃景瑜射手男的性格開始展露,敢說,也隨性,真實。他一直在媒體采訪里說自己不太喜歡規劃自己的未來,連帶著工作人員也沒有什么對他刻板的規劃。

“我仔細地想過接劇本拍戲這個事兒。如果不是來了什么劇本,感覺不錯就拍的話,難道還有什么別的方法嗎?肯定是根據實際的情況去調整自己的節奏步伐。”

最近黃景瑜在看關于平行時空、時空交錯的書籍,“平行時空的事情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如果存在平行時空,比起當賽車手的黃景瑜、玩搖滾音樂的黃景瑜、一年四季駐扎在劇組拍戲的黃景瑜,他希望在那個平行時空里,他能當一名軍人,“穿軍裝挺帥的,那種氣節也讓我心向往之,我一定會當得挺不錯。”

在他現在生活的這個時空里,他演繹的多維人生,就已經做得夠不錯,也活得夠漂亮。

2

黃景瑜

Q&A:

時尚資源一直以來都很豐富,這次擔任DIESEL亞太區的代言人,想要給DIESEL和DIESEL青年展現怎么樣的一個黃景瑜呢?

黃景瑜:DIESEL這個品牌在我印象里一直都是很有態度的牌子,男孩子穿上會很潮、很酷,女生穿上會很性感。這個風格我一直以來都挺樂意展現給大家的,DIESEL會在舒適的前提下,讓你不斷散發荷爾蒙。高中的時候我還攢錢買過DIESEL的鞋子和褲子。希望能展現一個認真生活、對所有事情都有新鮮感、把這個新鮮感化成動力、去做想做的事情的黃景瑜,也希望是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不論多艱難,但是心里還要保守住、秉承住那一份信念。心里想著要自在從心而活,能擁有這么一份財富、最原始的共鳴,那就是黃景瑜的力量。

你會擔心自己的年齡嗎?年齡的流逝對你有什么影響?

黃景瑜:前兩年,我對年齡完全沒概念,覺得自己上了年齡也沒什么問題,覺得自己會這么一直年輕下去。之前拍戲都是和前輩們搭戲,我的對手們都是平均年齡比較大的演員。但是最近拍戲,劇組的平均年齡慢慢在變小了,我才發現身邊一起演戲的演員,一聊天,小個七八歲、小個十幾歲的都會有,我就一下子懂了當年前輩說我年紀小的那種感受。當然我現在還是覺得自己26歲是年輕的。年齡的流逝會給你帶來更多的觀點和看法,為你帶來更多不一樣的角度和維度去看人生、看世界,這真好。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