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裘繼戎 | 不破不立 撞破南墻

2019-10-28 來源:時尚COSMO
裘繼戎,京劇大師裘盛戎嫡孫,融合先鋒藝術家,將中國傳統文化和西方流行文化融合,傳達中國人的現代藝術表達。

1

裘繼戎

去找一條屬于自己的路

“梅尚程荀馬譚張裘”,自打裘繼戎的祖父裘盛戎創立了裘派以來, “裘”這個姓氏天生就帶著戲迷的厚望。

但是裘繼戎并沒有選擇走傳統京劇的老路。從《中國好舞蹈》到《歡樂喜劇人》,更多的時候,他的表演是京劇與當下年輕人的表達與審美的結合—有時是現代舞,有時又是Popping。有人說裘繼戎是京劇的叛逆者,有人則將他稱為跨界大師。身上的標簽很多,但他已經學會不去在乎,并且不能在乎。“一旦標簽化,你就被拴住了。”裘繼戎說。

在裘繼戎的表演中,你總能感受到一股破壞力。它將多種藝術形式解構再重新拼接,注入不一樣的生命力。這樣的選擇也為他帶來了不一樣的粉絲。“如果只是繼續唱京劇,就不會有這么多人認識我。”他說,“年輕人可能根本沒聽過京劇,但是通過我的表演,能夠體會到一些京劇的魅力。”

雖說踏出了關鍵的一步,但裘繼戎現在還保持著梨園的規矩,無論站坐都保持一定的姿態。在內心里他守著戒律,保持平靜的生活。

他拍過一部紀錄片《裘繼戎·我們必須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誰》,想通過這部紀錄片討論藝術傳承的問題。在舞蹈學院,他還開設了自己的戎劇社,通過教授學生們京劇,一起探尋唱念做打與現代舞的身法進行融合的可能性。這個名字,來源于爺爺在世時創建的班子—戎社。

2

裘繼戎

在過去與未來之中尋找平衡點

雖然從小成長于梨園,但是裘繼戎對舞蹈的熱愛很早就開始了。在14歲的時候,叛逆如期而至,他愛上了邁克爾·杰克遜,愛上了街舞。當他第一次看到邁克爾的舞蹈時,裘繼戎有一種內心的震撼。

但既然出生在梨園世家,人生早被劃定了要走的路。眾人的厚望化成使命,從小就壓在他的身上。人生的地圖似乎早就被描繪好了,所以他依然進入了戲曲學院。但是過度期待而生成的壓力只增不減,在壓力與痛苦之中,裘繼戎選擇了逃避,每天逃課與朋友們一起練舞蹈。

畢業之后,裘繼戎去了北京京劇院工作。早上開嗓,下午練舞,晚上演出前趁著空隙去舞臺上表演邁克爾·杰克遜。在紀念父親的文章中,裘繼戎寫道:“ 舞蹈和京劇一樣,對我來說,同等重要,是割舍不掉的。”

在25歲的時候,他終于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使命是將京劇傳承下去。“ 但傳承的意義跟需求是什么?我們是為了錢、為了名、為了祖先,還是為了面子?”在他看來,傳承是一個跟祖先銜接的過程,但并不是把整套東西都要拿來照搬。歷史上許多傳承消失,都是因為銜接得不夠好—新一代人不喜歡上一代人的東西,而上一代人又無法用年輕人能理解的語言進行教育。

裘繼戎很喜歡孫悟空,不僅是悟空的故事。還有它的傳承—從張紀中到周星馳,從東方人到西方人,每個人都能夠根據自己對悟空的理解去進行新的演繹。為什么京劇就一定要完全照搬傳統呢?于是,他將京劇與現代舞、街舞進行融合,“帶著老的東西去拓展,成為新的東西,這個過程就是一次創造。”

在《中國好舞蹈》的舞臺上,裘繼戎的出現讓楊麗萍會心一笑:“ 他身上有一種很特殊的氣質。”后來楊麗萍邀請裘繼戎加入舞劇《十面埋伏》,京劇加街舞的表演,讓裘繼戎收獲了一群通過他而愿意去了解京劇的年輕人。之后張藝謀導演也邀約他參與觀念作品《對話·寓言2047》演出,都是看到了這個年輕人身上,基于中國傳統文化與當代表達融合的力量。

在戲院外的成功,讓裘繼戎驗證了京劇并非只有在屬于它的一畝三分地里面才能傳承下去。于是他開始策劃真正的“出走”。2017年,裘繼戎正式離開北京京劇院,開始研究如何將京劇傳承下去。離開京劇院之后,他反而理解了當時的爺爺。其實當年爺爺在唱京劇的時候,也一直不斷在創新,在打破京劇傳統的那一面。為此,裘繼戎精心打磨舞臺劇《悟空》,他想打磨出一個不分年齡的創作內容,讓自己的一身本領和祖宗留下來的精粹完美地亮相。

裘繼戎自認為和悟空還有另外一個相同之處,他們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乖孩子”,這令他受到非議,也感覺到孤獨。“我從不會打著爺爺的名號出風頭。他是我的驕傲,但是這個驕傲不是我炫耀的資本。”很多人說他浮躁忘本,入寶山而空手歸。但裘繼戎卻在寶山之外,找到了自己要追隨的河流。“這些混雜了各種歷史跟當下情感的對話,你永遠解釋不清楚。干脆就不解釋了。”他相信真正的好東西是能夠越走越遠的,但歷史的漫漫河流究竟會把京劇這門藝術沖刷成哪副面貌,也許只有時間才能回答他的疑問。

3

裘繼戎

Q&A:

你怎么理解“ 有志”?

裘繼戎:“ 有志”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體現。我希望大家看到我們中國有一個新的藝術載體出來。不光是肢體,而是唱、念、舞蹈一體的綜合體系藝術。

對一門古老藝術做出革新,似乎有種大不敬的感覺,你害怕被質疑嗎?

裘繼戎:京劇發展最好的時代,也是京劇革新家們紛紛推陳出新開宗立派的時代。而一旦形成風格,才會有一個全新的藝術形式,說明你立住了。立得住的藝術形式,其實并不一定歷史那么悠久。比如解放前中國是沒有古典舞的,所謂古典舞是吸收了戲曲和芭蕾重新創造的一種藝術形式。根源于血液,并與當下有很好的結合,才能被認同。

京劇與其他藝術的跨界一直沒有斷過,跨界和你目前嘗試的全新藝術形式有什么不同?

裘繼戎:現在跨界跨得有點亂。如果一個人在本門藝術里沉浸了十年,去另一個領域又沉浸個半年,就開始嘗試融合跨界,那我不服,你還沒領會兩種藝術形式各自的特點,做出的東西肯定是浮皮潦草的。但京劇和舞蹈伴隨我整個成長過程,十幾年的朝夕相處,每天練功不停,這樣的跨界不僅是機遇,也是一種使命。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