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張子楓 | 成長是循序漸進的事

2019-10-28 來源:時尚芭莎
張子楓憑借《唐山大地震》獲得31 屆百花獎最佳新人獎的那一年,她才11 歲。今年8月底,她迎來了18 歲的生日,開啟了成年后的電影故事。

1

張子楓

18歲生日那天,父親專程從河南老家趕來北京陪她過生日。父母送給她一只可以翻蓋的手表,對她說,翻開這個蓋就是人生新篇章了,這種看似簡單的祝福卻讓她心里很暖。她對18 歲到來這一天的感受,還是兩個字“平常”,是最平常的一天,還未立刻找到已成年的感覺。

生日前夕陸續聽到身邊有人生病過世的消息,每個消息都讓子楓難過,其中一個是她的老粉絲。后來子楓在微博溫柔又傷心地寫字給那位已離世的人:“早上好啊,晚安吶。是,你的崽,一直。”18 歲的生日愿望沒有許給自己,而是重復兩次的“希望大家都身體健康”。在青春期這個敏感年齡,子楓在影片之外的現實生活中認知了生死。

上一次關于生死的直觀感受是將她帶入大眾視線的《唐山大地震》。小方登至今仍然是張子楓最喜歡的表演之一。“小時候特別真誠,非常相信那些場景都是真的,夸張到只要一提這事就會哭,那是現在無論怎樣都很難達到的感覺,越長大,人就越會分得清現實和電影。”那張眼淚與泥漿混合,嘟嘟著顫抖嘴唇的小臉曾牽扯過許多觀眾的心。嗖的一聲,“小方登”已經是眼前的高三女生。化妝前子楓穿最簡單的帽衫,安靜地在化妝間裝扮,臉上貼好亮片淚痕,站在巨大挑高玻璃屋頂的攝影棚里,動作輕緩擺著造型,她穿著新一季設計師款,戴著復古夸張的頭飾,表情純凈而憂傷。

子楓是容易相信的人,6 歲時在電視上看到成龍影片《神話》,她以為那是現場直播。怎么每次打開電視,都能看到演員在同一個時間和劇情里馬上哭出來。“演員真是神奇又厲害的職業。”5 歲時一個廣告片拍攝的機會把這個好奇的女孩帶入了演藝圈。

馮小剛導演說她是眼睛里有戲的人。另一個讓觀眾心驚的眼神來自《唐人街探案》里的神秘少女思諾,那部戲是她心里“突然長大”的時間點。從那之后,她開始接到更多獨立角色,在表演中去感知不同人物的各種喜怒哀樂,以每年參與多部作品的速度成長。在2019 年第四季度,張子楓就有將近5 部新作品面世。

2

張子楓

像所有這樣年紀的少女,說到喜歡的鋼鐵俠玩具和歌手,張子楓語氣馬上歡快起來。喜歡鋼鐵俠是因為長相,喜歡聽的音樂只是因為小時候聽得多,原因都很簡單,沒有那么多值得深究的理由,“怎么舒服開心怎么來”。

張子楓更喜靜,身上有一些演員獨有的敏感和悲傷。“想太多讓我覺得煩惱,我常常把事情做最壞打算,而且會傾向去認定這種預測。”

張子楓認為好的表演能力需要很強的共情能力。業內同行的前輩和觀眾,喜愛和珍惜她的偏偏就是這天然的感受力和靈氣。大家對她的喜愛從不吝贊美之詞:同行女演員叫她小戲骨,馮小剛說她是天才,徐崢更是在采訪里直言她心智成熟、工作敬業,對表演的見解可以稱得上小藝術家——“中國最好的女演員之一”。

面對贊譽,張子楓小心答謝前輩信任:“更多的是長輩對小輩的鼓勵和慈愛吧。”她說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年紀尚小,覺得自己在演戲上還能做得更好。因此無論大小角色,張子楓都格外珍惜和努力,工作人員說她一直是會在劇本上認真寫人物分析的那種類型。在她十四五歲的年齡,就在筆記本上寫:“我認為,我不能決定我是否為拍戲而生,但我可以決定是否為它而活。為其生,那是天賦;為其活,卻是要為它竭盡所能。”

外界期待帶來的壓力,遠不如處女座的張子楓對自己的要求。在嚴苛的自我要求和排解內心的自我質疑之間搖擺,她嘗試用一種疏離和安靜的態度讓自己松弛。

“太熱愛和專注一件事,需要保持距離,我特別怕把全部能量放在演戲這件事上,反而消耗了它。那種心情就好像你珍愛某樣東西,就格外想好好保護它怕摔碎了。和珍惜的事物之間需要稍微有一點空間。”從小就有各種人告訴張子楓,她在表演上是有天賦的。

3

張子楓

Q&A:

高三女生

開學了有什么想對粉絲說的?

張子楓:好好學習。哈哈。

你開學就是高三,感覺到壓力了嗎?

張子楓:壓力肯定會隨著開學越來越大,直到高考結束前都會有。我會多做一些排解壓力的事情,調整好心態還是挺重要的。

想過接下來考哪個大學嗎?

張子楓:我現在還是年紀太小,各個方面括在表演這個領域,即使有能力去想到更深的東西,但仍然缺乏一個寬度和廣度。我從小生活在劇組,興趣愛好和生活的部分是很缺失的。大學對我來說,更像是一個儲備期,是讓我花長時間去選擇和想清楚之后要干嗎的地方。我希望無論大學選擇哪個,都可以在學習專業的同時,有更多時間去學習其他東西,然后決定自己到底喜歡什么。不是說上完大學,這輩子學的東西就結束了,它對人而言更像一個開始。

18 歲生日簡簡單單過,你是不看重儀式感的人嗎?

張子楓:我覺得儀式感很重要,但有時候又特別排斥。生日沒有想特別過,成長是循序漸進的過程,日子是一天一天過的。殺青那天跟開機那天我還正巧穿的是同一件衣服,這種感覺也特別有趣。

5

張子楓

文藝青年

更喜歡雨天還是晴天?

張子楓:比較喜歡雨天,但最近覺得曬曬太陽也不錯,夏天雨不大的話,去淋雨,還挺舒服。曾經因為夏天跑出去淋雨,遇到善良的人把自己的傘給我,我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去干嗎。又有趣又尷尬。

更喜歡夏天還是冬天?

張子楓:冬天,鼻子被凍得紅紅的。

最近在看什么書?

張子楓:俳句。

說一個你的怪癖?

張子楓:不喜歡打標點,直接斷句,發信息會把一句話分成好幾條敲。好朋友收到短信常常是一長串。

4

張子楓

從業十一年女演員

已經拍了十一年的戲,演員這個職業對你來說意味著什么?

張子楓:每一部戲其實都是新的開始,它就像一個個信封。你打開其中一個信封,里面裝著一個人和她的世界,關上后她就不屬于你。當你再打開一個信封,又是新的人生。

你怎么讓自己進入這個裝著別人人生的信封?

張子楓:每遇到一個角色,比如她是會鋼琴會網球,我就提前去學習,她如果喜歡植物標本,我也會去研究這些東西。我都可以替她去做這些,了解角色的個性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但一定要在自己生活里找到讓自己快樂的東西,這是我的一個動力,我覺得這個世界是美好的,這讓我變得更愿意去相信,當人愿意相信后,在拍戲時會更投入一點。很多人說表演來自生活,我覺得確實是那樣。

你日常會去觀察別人的生活細節嗎?

張子楓:不會刻意,碰到就會多看幾眼。比如昨天下午買菜看到一個外賣小哥,他拎著菜還要去送外賣,一邊給上一家打電話說“我把東西給你放在門口了”,一邊手里還拿著菜。整體節奏如果是一場戲我覺得非常好。

演戲時你最開心的狀態是什么?

張子楓:演到有點癲狂的時候,大腦不必對你發出指令,也不用問自己這么演合不合適,但是心里就特清楚到底想干嗎,那一剎那的本能反應很真實。演戲時天時地利人和很難,但如果有一場演得還不錯,我就會比較開心和激動,激動完又回到自己那種“沒有想象中好”的狀態。

近期拍的片子哪個角色比較喜歡?

張子楓:《再見,少年》里那個角色,她是一個很溫柔很堅定的女孩,如果是女戰士的話,絕對不是那種力量感很強的,她身上是柔的力量。正好拍戲的地方沒有飛機、沒有高鐵,就是一個小城,讓我自然而然地就走進了她的生活。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