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陶虹 | 輕盈清簡取悅自己

2019-10-29 來源:時尚健康
這十年,陶虹在鏡頭之外做出品人,演話劇,帶孩子,打理公司,花很多時間掌控自我情緒,和名利場保持著距離。她身上自我反思的覺醒力、豁達的態度和與自我相處的智慧,讓她對健康的認知獨特而深入,“最重要的是修心”。

3

陶虹

陶虹小時候家住筒子樓,只有在樓道最盡頭有一個廁所,她半夜醒來想上廁所,要一個人走過一整條樓道。“我一個小孩好害怕,躺一個小時都不敢去上廁所,憋得死去活來。”

后來她就想,我到底怕什么?鬼?鬼能把我怎么著呢?好像也不能怎么著。怕流氓?流氓也夠辛苦,大半夜上這兒。怕殺人犯?殺人犯為什么要殺我,我又沒錢。想了半天她發現,自己都不是這些壞人的目標。從此她就再也不怕了。

這種自我反思的覺醒力和豁達的態度,這么多年一直長在陶虹的身上。

在演藝圈這個汲汲名利的地方,她近十年的生活重心都放在了家庭一邊,還打理公司,做出品人,演話劇,并讀了長江商學院的EMBA。花時間在學習情緒管理的心理課程上,不間斷去工作坊,并在生活中印證所學,掌控自己的情緒。

豁達則來自于,她和名利場有著距離,對演戲也無拼命要往上走的自我標榜式熱愛,“我看到了生命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就不大想一棵樹上吊死,去旅行什么的多好。”

這些,讓看起來輕盈、清簡、健康并年輕的她,成為粉紅絲帶的最佳代言人。再次暌違八年,第三次代言,時光在她身上似乎沒什么改變,卻又從內幾乎塑造了一個全新的她,不焦慮,只取悅自己。

很多人說陶虹有實力沒野心,她快人快語,“干嘛都要有野心?野心可以說是欲望,是需要被看到的意思,我已經被人看到了。”的確,第一部戲出演《陽光燦爛的日子》,隨后又憑借電影《黑眼睛》拿下了金雞獎、華表獎雙料影后。

但她又是個無比上進的人,“我一直是個上進心挺強的人,這是習慣。你干什么事都努力把它做好,要不就別做,生命不是花在無謂的浪費上。一件事,我不特別計較成敗,從這個過程中有所收獲,這也是一個很好的事。”

對于上進的她來說,過精彩的人生比只做一名優秀的演員,帶勁多了。

鏡頭后的十年

一大早,她一個人出現在影棚,T 恤、牛仔褲、球鞋,長發披肩,乍一看像20 幾歲的女孩子,氣色很好,還帶一點因為開錯車而遲到的不好意思和見到工作小伙伴的雀躍感。

她有著一雙讓人過目不忘的帶點迷離的充滿女人味的眼睛,但整個人是脆生生的,帶著那種活明白的女人才有的自信和通透,聊起天來會親切地拍拍你,更經常爽朗大笑,表述生動, “今天早上起來我還沒醒,我們家狗醒了,我做早飯,再叫我女兒起床,一塊吃完早飯給她送上車,就去遛狗。接著因為要來拍攝趕快洗澡,弄好噼里啪啦往這邊走,結果運氣不好,開車開過了。”噼里啪啦,她的聲音里是帶著動感的。真是一個讓人輕松的人。

《小歡喜》讓陶虹的演技再次在熒幕上大放光彩,很多人帶著惋惜說她不出來拍戲是被徐崢私有化了,徐崢卻發朋友圈說,他才是陶虹的私有財產,對此陶虹開心一笑,“他老看我朋友圈,我一般刷三五條就不看了。”

陶虹覺得這部戲的意義在于,“這個角色好不好不是特別重要,重要的是引起了思考,有的是對自己的,有的是和伴侶間的,有人說自己做了母親理解了宋倩,用不一樣的視角看這件事兒了。”

在劇中演焦慮的媽媽宋倩,陶虹有不少哭戲,演起來并不覺得虐,“演完我就跟沒事人一樣,其實挺快樂的。”她竟從沒有出不了戲的時刻, “從來沒有,一直都沒有,這是職業素養。”

哪怕第一部戲《陽光燦爛的日子》。因為“我以前是個運動員,我們花樣游泳也是表演性的,所以不是第一次站在鏡頭前多緊張,我第一次都還好,可能我已經很習慣別人看我,你知道比賽的時候看臺全是人。”

從小到大,她都是站在聚光下的女孩。

但這十年,她幾乎在鏡頭前消失了,做出品人,演話劇,帶孩子,打理公司,“都有成就感,就不一定非要在鏡頭前表演了。”

比如演話劇爽不爽,“不爽為什么要干?我覺得戲劇本身是有價值的,戲劇教育對于人和多方面的打開特別有意義。我也希望未來在戲劇方面再往前多走一點,不僅僅是我自己演戲,也需要更多人了解戲劇對于生命的價值。”

她把話劇看成自己的本行,影視可以演一輩子,但話劇到一定年齡就上不了臺,因為體力上就跟不上了。“現在我都覺得演話劇吃力,比如我是女主角從頭演到尾,那段時間我就什么都不干,回去就睡覺養精神,話都不說了,為了晚上能夠有足夠的力氣說話。”

打理公司,她戲稱自己在公司是打醬油的,別人忙不過來自己就幫忙弄一弄,最后索性說自己,“我就是送溫暖,給大家一些正能量、好玩的。”她是個不嚴厲的老板,出去工作都是她來開車,“能干媽媽就有懶孩子,我要學做一個懶人。”很多年前她拍戲招助理,有人跟她抱怨曾經跟過哪個老大,“我說我可能不是那樣的一個老大,我從來不發脾氣的。但你要明白一件事兒,嚴厲的老板鍛煉了你,你在我身邊你很舒服但可能不長進,所以你要看清利弊。”

而外界對她有更大的期待,比如對她當導演的期待,她說,“那是別人的看法,我沒辦法替別人負責,我是很隨性的人。我們公司有大量的劇本流動,但是沒有合適的人弄。其實任何一個戲都要有人帶著弄,這個工作就很像導演。徐崢當時覺得我老婆給公司干活,他就特別想推著我干嘛,但我也沒有渴求當導演。其實做導演很辛苦,我天天看我們家有這么一個榜樣,從一個奶油小生變成了一個大胖子,這不是啥好的前車之鑒。”

2

陶虹

母親與我,我與女兒

帶娃和家庭,給了她最大的快樂。她曾言最想當個家庭主婦,十年過去,女兒已經十一歲,“我看見孩子的時候還是有一種中了大獎的感覺。”

她是和宋倩完全不同的媽媽,關于自己是不是個開明的媽媽,她狡黠道,“還行,不開明的事不告訴你。”

她們母女的相處模式很像朋友。前幾天女兒給陶虹手機換了一個壁紙,陶虹說你干嘛給我換,女兒說你看這多有少女心,她說不是你有少女心嗎,女兒說,我喜歡你不喜歡嗎?陶虹說起這段哈哈笑。

作為媽媽,她給予孩子足夠的安全感。“我們這一代受到的打擊教育特別多,沒有父母不打70后的孩子,那時候就崇尚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現在就是家暴了。”她現在公認的一雙有女人味的眼睛,小時候卻總被母親打擊,“你瞧瞧你,不像女的。”

那時候她就下決心,“以后不要做個像我媽這樣的媽媽,我可將來不要那么沖動。”但該對女兒嚴肅的,她也嚴肅。

比如女兒哭的時候,她從來不去哄。“無論大人發脾氣還是小孩鬧情緒,智商都為零。有個朋友的女兒放學拿著玩具回到家,家長問玩具哪來的,老師給買的。老師為什么給你買玩具,因為她又哭了。后來才知道她哭到全幼兒園老師都沒辦法,只好去買她想要那個玩具。我女兒她要哭的話,我就會跟她說,想哭就多哭一會兒。”

今年母親節,陶虹從外地回來,一開門,發現每次都迎接自己的女兒竟然不在家,接著就看到紙條做的箭頭,循著箭頭,進到屋里她看到一趴著檸檬片的飲料和一個信封,這個時候女兒跑了出來,她拆開信封,是女兒送她的最佳媽媽獎狀。女兒說,媽媽,明年最佳媽媽還是你,她笑,不給我給誰?

徐崢的驚喜

和先生徐崢則很甜。拍《小歡喜》時,陶虹生日,徐崢跟公司的小伙伴去給她制造了一個大驚喜。恰好那天公司年會,徐崢發動了全公司,還幫著協調讓全劇組瞞著陶虹。

當天陶虹演完一場大哭的戲,妝都花了,她出去補妝,正往外走,徐崢出現,“我那一臉的妝是花的,好尷尬。”但臉上全是幸福的笑容, “徐崢是一個特別透明的人,他不太干這種事,以前每次想給我驚喜都被我發現了,受打擊以后他已經不想給我任何驚喜了。比如說他想給我買一個禮物,他得知道尺寸,就被我識破了。其實給最親密的人制造驚喜,對方具體能get 到多少并不重要,做成以后自己特別開心。當我理解到這件事的時候,我就覺得我以前真無聊,為什么不讓他成功。”

她則十分擅長制造驚喜,有一年徐崢生日,在外地的她改了機票,買了蛋糕奔赴徐崢正在拍戲的懷柔,一邊開車一邊跟徐崢若無其事打電話。她問他,你收工了嗎?他問你現在哪呢?結果聽到她說我在你樓下,他說你別逗了,結果一看窗外,陶虹果然在樓下。

女兒則是他們的小棉襖。“女兒昨天跟她爸說,爸爸你知道嗎,一個網站在評選中國最帥的十個男星居然沒有你,她爸爸說對,所以說這個網站肯定特別不靠譜。”

1

陶虹

粉紅絲帶精神最重要的是愛自己

換裝完畢的陶虹,頭發濕漉漉梳向后面,穿著一件白襯衫裙,露出勻稱的長腿,紅唇,輕盈而簡凈。拍攝開始前,她需要先錄一段小視頻,可愛地摸了摸自己左胸的粉紅絲帶胸針,來跟觀眾打招呼。

2003 年,陶虹就以嘉賓的形式參與了時尚健康發起的首度“粉紅絲帶乳腺癌防治運動”,以和專家座談的形式宣傳乳腺健康知識。2011 年,陶虹以拍攝封面的形式,為粉紅絲帶代言。時間再次跨越一個八年,第三次為粉紅絲帶代言,她說,“我覺得很有意義。”

粉色在她看來是單純美好的顏色,在沒有孩子前她的著裝大多是中性風,但現在有了一個粉紅控的女兒,陶虹也有了粉T 恤,粉,“你知道有一姑娘以后,我就什么都愿意跟她配合,比如母女衫。”

乳腺在她看來更是需要時刻關心的健康問題。她分享每天沖澡沖洗腋下、按檀中穴,都對乳腺大有好處。

聊到乳腺健康與情緒的問題,她說,“所有的情緒都是能量,人在生氣的時候,如果你有一個透視眼的話,會看到在你身上發出那種尖利的光。你被你的情緒掌握了,情緒就會四處亂走,最容易走到的地方,就是乳腺。”

“我有個女朋友剛做完第二次手術,恢復得還不錯,她常年在國外生活,有些情緒沒有特別親近的人可以訴說,所以有情緒一定要釋放出來。釋放情緒是第一步,最終你是要掌握它。”

掌握情緒,是陶虹這十年花大量時間去學習的事情。母親的過世是一個契機, “可能她打擊累了,狠狠地把我推了出去,讓我好好地去學習。”這些年的學習,讓她意識到哪些是情緒,并解決掉了大部分的焦慮。“大部分人焦慮的時候,自己并不知道。”

她特別認同今年粉紅絲帶的主題,“愛自己”。“所謂愛自己,其實就是愛你這顆心,你每個起心動念都是善意的。35 歲以后你的臉是由你自己負責的,這里指的其實是對你的心負責。中國人講面由心生,你的面部走向正是你心境的寫照。一臉煩躁的老人,說明她一定常常處于煩躁狀態,年長以后的風度翩翩,體現的是內心的修養。”

她身上有那種自在如風的感覺。

她不熱衷健身,但每天必做的鍛煉是,遛狗和瑜伽。一只養了兩年多的泰迪深刻改變了她,每天要遛兩次,讓她每天走路,也讓她體會到和小狗在一起的親密感情。

每天都做一點瑜伽,呼吸練習。“其實人活一口氣,重要的是你這口氣,這一呼一吸間就是你的生命。怎樣通過你的呼吸來調整你的身體是很重要的,你要隨時能意識到你的呼吸,知道你現在一切呼吸是快了,慢了,深了,淺了。”

她也不熱衷于減肥,曾吃了三年素,現在亦偏素食,自己最大的感受是整個人更輕松了。 “拼命三五天不吃飯瘦下來了,然后壞習慣都回來了,反而是把身體給弄壞了。我建議別難為自己,每天比以前少吃1/3,就是最好減肥方法了。”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