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張慧雯 | 我是個沉得住氣的女孩

2019-10-30 來源:時尚先生
見張慧雯,你內心是要有一番轉折的,看起來很甜,有點兒弱不禁風的樣子,性格卻有點兒倔,有堅毅的眼神和語氣,她說“我不愿意接討好觀眾的角色” 。我坐下來,與這個女孩聊了聊她愛的角色、電影和旅行。

5

張慧雯

“你就是吃這一碗飯的,之前的二十多年就是為做這事鋪墊的。”當初在《歸來》試戲后,張藝謀導演直白地對張慧雯說。

五年過去,當時那個毫無表演基礎一舉成名的“謀女郎”張慧雯,如今仍沒有超越《歸來》的作品,有人惋惜她高開低走,她卻從一開始就和外界對她的認知有著距離。

聽到張藝謀上面那句肯定,她第一反應是“這么多年我的舞蹈是白跳了嗎?”,仍是一個學了十幾年舞蹈的女孩的心理。憑借《歸來》她獲第51屆臺灣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提名,工作人員都很開心,問她開不開心、有沒有榮耀感,她搖了搖頭:“沒有,所有的獎勵都是一個獎而已,況且我又沒得獎。”

為了拍攝,編輯下了南鑼鼓巷附近的一家胡同花店,這條記錄了北京最古樸樣子的街道也寫滿了故事。進到二樓的玻璃花房,我見到穿著一身清爽白衣的張慧雯,她正坐在一角化妝,眼神熠熠發亮,背后是一株玲瓏的寶蓮花,花團垂下來像一簇簇小火苗。

“那時我覺得我的專業是舞蹈,對于表演這個行業我還是一個很模糊的狀態,并不知道它意味著什么。就像你對錢沒有什么概念,500萬塊錢到底是啥你不知道,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她解釋道。

摸爬滾打演藝圈五年,她后知后覺卻很堅定:“現在我要把獎都搬回家!知道獎對于演員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榮譽。”她直言不諱,自己最愛的演員是張曼玉。

等換完裝,她站起來,我才發現她的細瘦高挑。一身咖啡色碎花長裙,背后是交叉系帶,露出她伶仃、纖細的身板。頭發散下來、額前的頭發卷著粉紅色的發圈,像戴著花環,格外顯得嬌俏。

接著,她站在露臺上。立秋的第一天,還是盛夏的天光,胡同綠樹耀眼,襯托著灰色的屋頂,有著雋永的時間感和無盡的生機。她蹲著笑著,像個小女孩。但等閃光燈亮起,對鏡頭又秒變成凌厲的眼神。

看似清甜,身上沒有女明星的狠勁兒,沒說話就會先笑起來。采訪被妝發打斷后再聊,她會像個小迷糊一樣問,“我說到哪里了?”

她靈魂里有最銳利的棱角。哪怕老被拿來跟歷任謀女郎比較,她也坦然若之。“每個人身上的特色不一樣,我也很相信我自己。我很篤定,對我自己的未來會有所期望,所以我不太擔心現在眼前暫時的東西,路還很長。”

見到她的人內心是要有一番轉折的,她的人格完全是堅定而獨一無二的,是出于自己的性格,塑造的自我人格不夸張也不討好世界。那份言語間的篤定和獨一無二,讓人相信她終會大放異彩。

4

張慧雯

中庸之道

《歸來》一舉成名出道,伴隨張慧雯而來的,就是質疑。

她毫不回避這一點:“當時舞蹈學院也會有人質疑我,大家覺得好看的那么多,為什么要找她?我就覺得我一定要,不是說一兩天或者是一兩個月證明我自己,我要通過時間證明我的價值在哪兒,我跟你們與眾不同的地方在哪兒。”

她說過,自己和《歸來》 的丹丹最像的地方是要強。

低谷期也不是沒有。那是她出道后,去拍電影《梔子花開》,那段時間沒有作品露出,很多人以為她是一朵曇花,綻放了,消失了,也許是因為起點太高,未來的路實在太難超越。她自己也偶有情緒,但有韌勁兒的張慧雯說,“人家越打擊我,越說我不好,我就越要去做很多。”

她12歲進入舞蹈學校,父母送她報到后離開,別的孩子哭成一片,她特別開心輕松跟爸媽揮手道再見,滿懷期待地迎接新的生活。但當晚她發現不管是吃飯、洗襪子全都要一個人搞,蓋著被子就哭了起來,一哭就是一個月。

從此,她開啟了十年的跳舞之路,練就了獨立的性格,不甘人后,遇到困難,不輕易退縮。“我覺得有些事情必須要解決,不能解決的我就等會再解決,沒有什么會打倒我。”

她不回避質疑和負面聲音,甚至自己主動去了解,卻打擊不到她。長達十年的獨立成長之路,讓她足夠了解自己的優缺點。

“我對自己有一個很清楚的定位。我跳舞時就不是班上最好的那種,我很知道自己的不足和好在哪兒,所以人家說什么我覺得你說得對,會采納一些建議,我要進步的。但是你說我不好,我不會盲目覺得自己真的不好。”

她不是一般城市家庭成長起來的90后柔弱花朵。父母工作忙,很小的時候就把她放在爺爺奶奶家養,等到回到父母身邊,她每天都是拿著零花錢自己吃飯。每個人學生時代都有過期待下雨天父母送傘的時刻,她從沒期待過,也從沒人給她送傘,“我爸媽就覺得淋雨活該,你要自己帶傘。”

出道五年,她的態度始終是,“保持自己身上的特色,但是要不斷地學習,等待適合的時機。”

張慧雯把看電影當成吃飯一樣的習慣。她發現好的導演、演員有個共同點,“ 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而且一直保持自己的風格,從來不會左一下右一下地突然改變調性。這種特色沒有被抹掉,它一直在被沿用。我覺得每個天才都會有這樣的特色。”

“你覺得自己可以歸為天才這一類嗎?”我問她。

她不解,“為什么?”

“因為你被大導演一下選中,一出道就有一個很高的起點。”

“這個起點其實是幸運,但是我到現在不能感受到自己是個天才。”

“蔡依林說自己是地才,靠自己后天努力的這種,你呢?”

“我也不屬于,我覺得我是‘中才’,就是中庸之才。”她笑起來,“我也不知道。”

她性格上靠近天才的一個特征是:保持自己的特點。非科班出身,她演戲的方式是真情實感地去展示情緒。她知道鏡頭前自己的臉圓一點,但這也是特色。出道到現在,她沒動過臉。

“第一是我覺得是張導選擇,他的眼睛是一雙很‘毒辣’的眼睛,他能認可我,我就沒有必要再去質疑我自己。還有這是我個人的特色,特別尖的臉放我臉上可能就不太合適了。”即使在鏡頭前,也很少看見張慧雯帶著大濃妝,她深知自己的氣質是清新到留一點白的自然感覺。

第一部戲和張藝謀導演對她影響至深,“張導跟我講過,這種特點是我自己身上自帶的,我就讓它更加強化。”

2

張慧雯

不疾不徐

出道五年,在演員狂刷存在感的流量時代,張慧雯不靠炒作、不提熱搜,也很少錄制綜藝節目,微博更新也不頻繁,在作品上更是愛惜羽毛,甚少出演電視劇。在成名后演過《梔子花開》和《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外界本以為她將在偶像劇單細胞少女的路上前行,結果她挑戲愈發謹慎、苦練臺詞,名副其實的清流。

關于演戲,“人就怕平啊,所以我希望用角色來突破下。其實我想演比如內心世界特別豐富或者特別變態的殺人犯或者是瘋子、啞巴,難啃的骨頭我要試試。而且我覺得這需要敏感度特別高。”她自認有一顆敏感的心,“進入到一個空間看到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第一眼我就知道他喜不喜歡我。”

這樣的角色正是拿獎的熱門,但她的想法卻也有變通,“我會往這方面爭取,但是我也需要得到一種廣泛的認知度。”非科班出身,一夜成名,但她似乎沒有手忙腳亂過,把自己節奏控制得很好。

因為,“我是一個特別能沉住氣的人。”

大學時她有個“奶奶”的外號,每晚10點就要睡覺,非常準時,不玩任何電子產品,最多看看書。

同宿舍的人10點正是最嗨的時候,她就戴上耳塞入睡。現在沒有工作,她10點就把手機靜音睡去。

工作微信群經常凌晨一兩點還有人說話,她都是第二天才看見。早上8點起床,兩杯溫水下肚,又開啟了她“老干部少女”的一天。

“為什么你不徐不疾?”我問她。

“要留給自己時間成長,做好了準備,心里有底,做起來事也很穩當。”她打了個比方,有些人二十出頭因為意外手忙腳亂當媽媽,而另一些人可能近30歲一切都準備得妥妥當當了,再有條不紊做媽媽。她當然是后者。

這樣一個流量的時代,畢竟流量和演技要平衡,很多演員喊著紅了才能接到好角色。讓二者平衡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問她的方式,她顯然自己早經過了思考且說法巧妙,“流量和演技之間不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關系,因為其實流量就是粉絲關注你的一種形式,演技也是觀眾喜歡你和認可你的途徑。”

這次采訪前,我們設定的主題是“漫長的蛻變”,我問她是否喜歡這一點,她笑道,“太漫長也不太好,生活可以慢條斯理,但做事上,我還是想盡快見到成效。每個人都有內心的瞬間爆發力,我很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什么地方需要爆發,包括演戲,我的情緒也很容易一下子就上來。”是啊,哪怕是篤定的馬拉松選手,也有短跑沖刺的瞬間。

做演員,是耐力和爆發力的雙重較量。

而她有一個眾所周知的稱呼是小豹雯。“我性格像豹子,爆發力在內心。比如選角色,我覺得三個角色哪個更適合我,會非常堅持,跟工作人員爭,會一直說到搞定對方。”她話鋒一轉,“不行的話咱倆就在門口打一架。”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