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海清 | 愛自己是要接受自己

2019-10-31 來源:時尚健康
人生四十,在國民劇中牽動話題,也在文藝電影里長發撩人。比起演戲,海清更有成就感的是,“我活到今天,沒病沒災健健康康地活。”跨度了九年,再度成為了粉紅絲帶代言人,海清最大的感受是粉紅絲帶越來越受關注了。關于今年粉紅絲帶的主題“愛自己”,她說,“愛自己是要接受自己,愛自己本來的樣子。

3

海清

海清親切、自在又熱情,化完妝吃了飯,在長沙發上盤著腿,一邊聊天一邊表情豐富。聊到興奮處,她像要演起來一樣,身體傾斜、后仰或是爽朗大笑。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和熒幕里高亢的音調一點都不一樣,大多數時候輕聲細語像在談心。

沙發邊,一雙毛茸茸的粉拖鞋代表著她的少女心和跟粉紅絲帶的呼應。

女人四十,海清在國民劇中牽動話題,《小歡喜》最讓她有成就感的是,“我有一個朋友給我發信息,他說跟女朋友國慶就結婚準備生孩子。《小歡喜》提前給我們上了一課,我們特別有信心將來做一對合格的父母。”也在文藝電影《藍色列車》里長發撩人。

四十不惑,比起演戲,她更有成就感的是,“我活到今天,沒病沒災健健康康地活。”

演繹有趣的靈魂

《小別離》之后,《小歡喜》對海清來說可謂駕輕就熟。

很多人從海清《小歡喜》的角色童文潔身上,看到自己母親的影子,心直口快、情緒化、恨鐵不成鋼。

第一集,童文潔在車上“罵”兒子的那場戲,是整部戲拍的第一場戲。“我當時即興的成分比較大,我說,我不是你媽,我吃飽了撐的干嘛要生你,你就是我祖宗。方一凡的扮演者周奇也不知道我會說這么多,那孩子第一天跟我演戲就被我罵傻了,我特別愧疚,導演汪俊后來說他在監視器后面都笑瘋了。”

像《小別離》的第一場戲給童文潔定調,這場戲也給《小歡喜》里的童文潔定了調。

這也是海清的長處,一氣呵成的一段吐槽,讓人物立了起來。

當然,那不是她。“童文潔屬于抽風型的,孩子成績下來,她就抽一下風,括對孩子動手,焦慮完事情也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

我問她為什么能演得如此渾然天成,“我看見過。”她說,“拍《小歡喜》時我在游泳池遇到過一對母女,媽媽就訓斥女兒,一堂課你就在那邊坐著,你知道媽給你花多少錢!”海清帶著不忍的表情,“我覺得你別跟小孩說錢,給她壓力太大了。小孩在手上玩個泳帽,這個媽媽就打孩子的手,說你快點走,女孩一下就哭了,我看著心疼壞了。”

而屏幕上展示這種東西,正是為了警示和反思。

戲外,有意思的是很多人說她和周琦很像,他們的確很像,比如都有輕微鼻炎。有一天周琦在摳鼻子,黃磊就說她,你看你跟你兒子摳鼻子的動作都一樣。

因為這部戲,海清和陶虹戲內戲外都成了閨蜜。默契的是,在演戲時,只要有一個人說到一半意外地不說了,另外一個就明白對方忘詞了,然后趕緊把話接過來。

《小歡喜》后,海清最新的戲是由閻建剛導演、宋方金編劇的《甜蜜》,這也是一部話題性很強的戲,女主創立的公司做在線教育,且在海清看來“是挺憨的一個人”,一諾千金,吃了不少苦。她待播的作品,還有文藝電影《藍色列車》,顛覆地以長發造型出演。

如今,已是頂流電視劇女演員的海清,期待更多大熒幕的機會。

說到想演什么,她語調少見得冷峻了起來,“我每次都會被問到想演什么,我覺得這是一個沒有意義的話題,我想演什么我能演嗎?我不想演什么就不演嗎?你今天不想采訪誰……”我笑著說,“我采訪的都是我想采的。”她也笑,“你想采訪誰未必讓能采到吧。”

這倒是真的。

所謂的選擇,所謂的自由,總是相對的。海清所最希冀的是,拍更多樣的作品,詮釋不同的人,演繹有趣的靈魂。

1

海清

母子玩家

《小歡喜》的編劇魯引弓曾在接受采訪時,比起電視劇,現實更現實、更殘酷、傷心的東西多一點。但海清的人生可比童文潔棒多了,她跟兒子丹尼爾,昵稱蛋妞的關系,跟戲里也完全不一樣。

她很少發火,“我一急的時候,就先按住自己。”不得已時,她扮演發火,“比如他做錯了事情,我跟他講沒有用的話,我就會扮演一個發火的狀態,告訴他這個事情很嚴重。”

好玩的是,最近拉大提琴的兒子練琴時,從小學過小提琴的她指導了孩子一下,兒子不服,她喊了幾句,然后覺得自己童文潔附體,接著笑場了。兒子則趁機“打擊”媽媽,你要控制好自己的笑神經,演戲也笑場。

海清是個輕松的媽媽,“我對他沒有要求”,大提琴是兒子自己喜歡才學的。“我有時候拿他當玩具,老逗他,又好好奇他腦子里想什么,因為他做什么磨磨唧唧,就寫作業不磨嘰。”

有天晚上兒子寫作業到夜里十點,把海清心疼壞了,生氣老師太不人道了。她覺得作業并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擔心兒子把心思都放在作業上,買了很多書和碟回來,并循循善誘,“你該跟媽媽看紀錄片、動畫片了。”

前一段時間,她拉著做作業的蛋妞去看《哪吒》,但蛋妞卻說,我不去,我作業沒寫完。她說作業真的不重要,哪吒可好看了。最后兒子不高興地跟媽媽去了,不過電影真如媽媽說的好看,他看完很開心。

海清覺得陪兒子玩最重要。一家人的家庭日,他們會去看電影,跟朋友聚會,玩卡丁車,或者攀巖,劃皮劃艇。

每次出去玩的保留節目是玩撲克。她很驕傲,“蛋妞的牌技特別好,他從小就在我的熏陶下面打麻將、打撲克,人家選課外活動,什么高大上的法語、網球、冰球什么的,我家就麻將、撲克。”說著哈哈大笑起來。

所以她和蛋妞特別像朋友,特別是遇到事情,“他都會跟我說,跟爸爸說,尋求我們的幫助,我們給他建議。”

在照顧一家人上,海清絕對是主宰者。有時她會“假裝”很民主,“我說我能力有限,要拍戲還要管這些事情,所以我肯定每一次大家會有不滿意的地方,對此可以暢所欲言批評,但是我估計我改的可能性比較小,除非你們誰來挑起這個重擔。不過我一定會挑刺的。”

每年她都安排和家人兩次大的出游,一次是冬季圣誕節前后,一次是暑假。今年春節一家人去了新西蘭,她一個人早早定機票酒店看餐廳聯系接車,把家人的行程安排得妥妥的。

2

海清

愛自己本來的樣子

照顧一家人的身體健康,也是海清所擅長的。他們一家人都有各自的醫生,包括牙醫,長期聯系,跟蹤吃藥。

跨度了九年,再度成為了粉紅絲帶代言人,海清最大的感受是粉紅絲帶越來越受關注了。“蛋妞每年都會參加粉紅絲帶,他會專門在那天穿一件粉色的衣服,也會捐錢。他還小的時候問過我一個問題,媽媽男生會得乳腺病嗎?我說會的,我們都要愛護自己的身體。”

她身邊的朋友也遇到了乳腺相關問題。有個女朋友的姨媽得了乳腺癌乳房切掉了。母親也去檢查,結果也有乳腺問題,最后她去查,乳腺也有問題,原來他們家有乳腺遺傳問題。好在她是輕微的癥狀,沒有大礙。

海清在生寶寶前,乳房偶爾會疼,生完兒子以后,她經常按摩乳房四周的淋巴組織,剛開始還很痛,現在則疏通了。

“我覺得乳腺要定期觀察,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千萬不能生氣,氣往身體里走了,要把它給放出來,有時候哪怕自己叨叨兩句。”她也是這兩三年才解決掉生悶氣的習慣。有一次跟人動了氣,她的乳腺就特別疼,才意識到不能動氣。

關于今年粉紅絲帶的主題“愛自己”,她說,“愛自己是要接受自己,愛自己本來的樣子。” 不久前,她跟幾個女朋友一起出去玩。晚上到了酒店她洗漱一番要上床睡了,女朋友過來,把她腳一抬,啪給她貼了兩個艾灸貼,用來晚上排毒。接著又給了她一個加熱眼罩,一個護脖,免得夜里脖子受涼。等到了第二天吃飯,又給了她一瓶抗糖口服液,她說我不吃糖不就行了嗎?女朋友說,有時候吃的東西里還是有糖。到了下午又給她一管膠原蛋白,再拿出礦泉噴霧,給面部補充水分。接著拿出茶包,里邊有橘子皮、玫瑰花、薰衣草、小薄荷、枸杞、金銀花,泡一小包養顏美容茶,加一勺隨身帶的蜂蜜。最后女朋友給她準備了如此一整套養顏禮物,夠一個月的量。她對我笑笑,不好意思地說,“我今天出門沒帶抗糖和茶包。”

健康,是人到中年的一道“坎兒”。海清直言,在拍《小歡喜》時,“陶虹救了我一命。”

那天她前一晚失眠,到了現場一上午的戲,中間轉場在車上她又累又困,卻睡不著,整個人不舒服,有點想吐。陶虹看到她臉色不對,非常有經驗,從隨身包里拿出速效救心丸讓她吃了,過了一會兒,她終于沒事了。

從此,海清隨身的包里總是帶著速效救心丸。“當然,等忙過這一陣,還是需要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任何時候對自己負責任都不該被忽視,這也是愛自己很重要的一環。”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