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 >

高配二代不爭C位爭什么?

2020-06-11 來源:時尚COSMO
別人C 位出道,她們C 位出生。中國女排總教練郎平、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華誼兄弟CEO王中磊、熒幕女神邱淑貞、功夫巨星李連杰,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背后,是他們尚未完全走入公眾視野的女兒們。面對5 位性格迥異的 “名門之后”,我們未曾試圖總結出什么共同點來,因為從她們每個人身上,都能不同程度地看出各自家庭賦予她們的不同烙印。

1

白浪、姚思為、王文也、Jane Li、沈月

別人C 位出道,她們C 位出生。

中國女排總教練郎平、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華誼兄弟CEO王中磊、熒幕女神邱淑貞、功夫巨星李連杰,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背后,是他們尚未完全走入公眾視野的女兒們。作為開拓者的后代,生長于斯,名聲與資源自是無需避諱的事實,但倘若光環是命運饋贈的禮物,那背后的壓力則是暗中標好的價碼。這些年紀尚輕的女孩們仿佛行走在云端,每一步都看似光鮮,實際走起來倒也未必真的踏實。

面對5 位性格迥異的 “名門之后”,我們未曾試圖總結出什么共同點來,因為從她們每個人身上,都能不同程度地看出各自家庭賦予她們的不同烙印。不過令人頗感意外的是,在采訪中,她們幾乎都說了幾句相同的話:“我很乖”“我也沒什么特別”“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蛟S是真正的自信使然,她們對于面對真實的自己都表現得相當坦然,即使是“功利”“媽寶”這些看上去不那么褒義的詞,在形容起自己的時候也“不吝賜教”。偶然間不經意流露出的 “精英主義”,直白得很難令人反感。

無論是人情練達,還是洞明世事,對于20 出頭的她們來說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們需要不斷另辟蹊徑,才能不作為影子長大;她們得在成長中學會接受,或許自己在天資上并不比別人更優秀的事實;她們都希望被很多人愛,如果沒有,也必須在寂寞中學著忍耐和寬容。但即便出身優越,也并不意味著自己的人生就得活在鏡頭之中。因為對她們來說,選擇一種自己喜歡的方式活下去,似乎更有吸引力。

白浪

兩種人生外的第三種活法

白浪( Lydia Bai)1992 年5 月27 日出生,中國女排主教練郎平的獨生女,
畢業于斯坦福大學工程系。

電影《奪冠》(原名《中國女排》)最初找到白浪飾演“ 青年郎平”時,她的第一反應是立馬拒絕,理由是:“我不會演”“我沒時間”。待到大約三個月之后,白浪結束了自己在這部電影里的旅程,同時,她也再沒有辦法回去原來的生活里了。這一場“ 意外”的與年輕時期母親的交集,徹底改變了白浪的人生路徑。曾經在排球和金融間陷入兩難抉擇的她,如今開始了第三種生活……

4

白浪

意料之外的邀約

白浪,郎平之女。而郎平,是不需贅言介紹的,她帶領著中國女排創造了舉世無雙的奇跡,是讓五星紅旗一次又一次在國際賽場上升起、讓《義勇軍進行曲》一遍遍奏響的那個人。電影《奪冠》(原名《中國女排》)自籌備之初,備受關注的事件之一便是:將由誰來出演教練郎平和青年運動員時期的郎平?答案最終揭曉—分別是鞏俐和白浪。這一結果被媒體評價為:“ 她們無疑是地球上最適合演郎平的兩個人”。選擇鞏俐堪稱眾望所歸,但白浪的參演,則是一波三折。

白浪自小生活在美國,14歲開始在學校里打排球,位置是主攻手。同時期,她考上了斯坦福大學,主修管理科技與工程。在大三那年,她和媽媽進行了一次關于人生路徑的對話,是要去投資銀行實習,還是去打職業的排球比賽?媽媽對她無所隱瞞:“ 你的天賦不是那么高,打職業比賽不會打到最好,如果選擇體育這條路,會很難。但是如果你愛打排球,我會支持你。”那一次,白浪選擇了放棄排球,穿上職業裝,一頭扎進了金融的世界……

此后四五年的時間里,她的生活周而復始。和幾個室友合租了舊金山的小別墅,在一間投資銀行做了三年之后,她跳槽進入一間勢頭不錯的創業公司。每個工作日的早晨她五點起床鍛煉,然后吃完早飯去上班,在電腦、郵件和會議室之間奔忙,晚上八九點下班。她所在的創業公司預計2020年上市,老板很賞識白浪的智慧和能力,甚至已經想好了在上市之后怎么給她更好的職位和待遇,她眼看著就要過上一個硅谷金領理所當然可以擁有的體面生活,一如她的學長學姐們曾走過的“坦途”。

就在這個當口,《奪冠》 的出演邀約來了。

2019年初,劇組通過郎平試探著問詢白浪的出演意愿時,她毫無懸念地以“工作太忙”為由推拒,直到媽媽第二次又來找她:“ 我媽說,他們老給我打電話,你能不能去試一下?這樣他們也就不會再打擾我了。”白浪聽了媽媽的話。不久之后,她就在舊金山見到了從北京遠道而來的表演指導老師李雅菂。每天下午待白浪下班之后,他們約在劇組專門租下的一間地下排練室里,做了兩周的表演訓練。李老師用自己的訓練方式,一點點激發了白浪發自內心深處渴望表達的心性。

此刻,已經是2019年末,白浪坐在北京城東一間為拍攝專門安置的場地里,長出了一口氣,她很慶幸自己當初接受了這個電影的拍攝邀請,“還好我去嘗試了一下,不然我覺得我會后悔一輩子。”

2

白浪

重新認識最熟悉的人

表演訓練的過程里,白浪哭了很多次。

這個身高近1米9的女孩子,外表看起來陽光單純,喜歡暢快地咧嘴大笑,其實在表象之外,她還有著細密敏感的性情。一次訓練,李老師在屋子里放了很多排球,他讓白浪想象那些排球是一個又一個她內心的期望和所求,讓她奮力去夠,同時間,李老師用一條長毛巾裹在白浪的腰上,在身后緊緊拉住她,阻攔她去夠球。就在這樣的拉扯間,人對求而不得的感受會變得更加外化和強烈。白浪越是夠不到球,越是難過,直至最后痛哭。

她長久以來的自我保護,也在這些訓練的過程里被打開了。“在投資銀行的工作環境里都是男生,只有我一個女生,以前打球,我也是唯一的亞洲人,所以我老覺得不被人了解,所以對自己有保護性。但其實,我希望被別人了解。”表演,幫助白浪釋放掉了那些過去二十多年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感受,也讓她開始意識到自己是誰。“我突然發現我可以仰著頭看看身邊,看我真的每天在做什么,我想做什么,什么會讓我真的開心。”

與此同時,她也有了一個機會,去重新了解自己最最熟識的人—媽媽郎平。因為要準備《奪冠》的表演,她第一次看了媽媽年輕時候的比賽錄像,“我覺得媽媽年輕的時候太酷了,她的那種力氣是我從來沒看過的,尤其看她年輕時候的頭發跟現在一樣,但是那個時候她又跑又跳的。”第一次去試妝,服裝師要白浪穿上中國女排80年代訓練比賽時的三角褲,“好短,我跟我媽說,你原來打球的時候還穿這個?我們就在一起哈哈大笑。”

白浪不需要刻意去尋找媽媽當年訓練時的吃苦的感覺,或者所謂淳樸的狀態,“ 我穿上那些衣服進到那個環境里,我就知道怎么做了。”她一直記得李老師告訴她的話:“ 不用不好意思,你已經在這里了,你做什么都是對的。”

白浪最最喜歡的一場戲,是中日大戰,那天劇組專門請來了日本的國家隊球員,她因此可以面對一個絕對專業的“對手”。“ 我又真的打了一次排球,真的很開心。因為我知道那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能好好打排球的戲了。”那天“比賽”結束,站在領獎臺上“表演”升國旗奏國歌時,白浪忽然頓悟:“ 媽媽我現在明白你為什么這么愛中國女排了”。“在這個角色的演繹過程中,我覺得我和媽媽是在一起的。所以拍完了之后好難受,要跟這個角色再見需要太長時間了。殺青了,我覺得就完了,可我還想穿那些衣服打球。”

青年時代郎平的戲,白浪和同伴們一起拍了六個星期,但她覺得自己真正和“郎平這個角色”說再見卻是在離組好久之后的一次探班。那時候,劇組已經結束了女排青年期的拍攝,轉場到天津。白浪去探望大家,發現飾演郎平的人已經成了鞏俐,“我這段時間過去了,他們開始做新的工作,我很開心看到那些拍攝的人,但是時間過了,又覺得有點距離,像陌生人,但是也不是陌生人,這是一個很奇怪的過程。”那天,在從天津回北京的高鐵站里,白浪給媽媽郎平打了一通電話,“我哭得一塌糊涂”,那時候她明白自己真的長大了,就在那一刻。

好像火箭升空,是要一直靠脫落的組件制造推力才能繼續往上飛一樣,白浪覺得當時自己身上的什么東西也掉下來了,“也是那個時候,我明白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就是我媽媽當時跟我說的話,她說無論發生什么,你的家人永遠是很愛你的。”

3

白浪

百分之百體驗一次全方位的放棄

《奪冠》一切拍攝事畢,白浪從北京飛回舊金山,她的“假期”結束了。她回到辦公室,坐到電腦前的第一刻做了一個決定,她要辭職。

“其實這個感覺之前一直就有,只是我沒有聽我自己而已,但是電影拍完了,我也真的變了,就是又找到我自己了。”

白浪第一時間給媽媽打電話說了要辭職的決定,“當時媽媽正在外面打比賽。她說,好,那我們現在來談一下你辭職所要放棄的東西。”白浪回憶當時情景淡淡說:“ 我要放棄住在舊金山的朋友,放棄每個周末跟這些朋友出去玩兒,要放棄很多我喜歡的東西……但是我沒有猶豫。”

“因為拍完這部電影我就知道真的開心是什么感覺,又回到工作桌子上,我就馬上明白我心里的感覺又是啥,這個,我不能再接受了。”白浪的中文里顯然還帶著一點英語的語感、語法和節奏,但這無礙,反而讓她的表述多了一分堅定的趣味。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她緊鑼密鼓地向舊金山的所有朋友知會自己的決定,一一和他們道別。大家都很意外,她的老板甚至流著淚幾度挽留她。大家都知道她之前要回中國兩個月,但他們都以為她會回來。“我沒問過他們什么感覺。我很喜歡他們,他們也很喜歡我,我走不是因為他們不好,是因為我自己需要新的挑戰。”

一周之后,白浪租出了自己的房間,打了所有的必備物品。離開的那天是早晨四五點鐘,“我再看一下舊金山的路、橋、樓,我真的走了,好開心,但其實這是一個很難的過程,老實說,這個過程我得百分之百體驗一下,因為得明白我放棄的是什么。”

至今,她已經在北京住了三個月。每天如果沒有拍攝和宣傳工作,她就規律地上語言課,在家里讀書、鍛煉,還在做配音訓練。她在北京還沒有什么朋友,每天就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吃飯。“ 我沒有覺得孤單,特別奇怪,可能因為我是雙子座,在舊金山的時候老和朋友出去玩兒,但是這時候可以在家里待著,好舒服,是不同的節奏,但是也很開心。”

關于未來的規劃,白浪坦言自己還沒想好。有人曾說,《奪冠》是白浪拍攝的第一部電影,很可能也是最后一部。言下之意,她的身高條件可能會讓她很難找到配戲的演員。真話,難免會讓人不好接受。“我聽了這句話也沒有不甘心,我覺得要面對現實,誰都不知道我以后是什么樣,李老師也不知道,可辛導演也不知道,我媽媽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雖然我現在也有不安,但是我真的在生活了,在體驗新的挑戰,我真的是我自己了。”

曾經,在做表演訓練的時候,李老師讓白浪挑選過一首自己最喜歡的歌,她選了電影《海洋奇緣》的主題曲《I Am Moana》,那首歌里有一句歌詞:“The people you love will change you/Thethings you have learned will guide you/Andnothing on earth can silence/The quiet voicestill inside you/And when that voice starts towhisper/Moana you've come so far/Moanalisten/Do you know who you are/Who am I”

(你的所愛會改變你,你的所學會指引你,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是全無聲息的,總有一個聲音在安靜地環繞著你,當它向你低語,你已經走了這么遠,你知道你是誰嗎……我是誰……)

這首歌,也曾經讓白浪聽到眼圈發紅。但那時已經過去了,現在的她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清远在家赚钱的手工活 河北快乐扑克玩法 中国体彩泳坛夺金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80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3专家预测最准确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辽宁快乐十一选五开 股票跟跌不跟涨 1分快3稳赚规律 山西快乐10分开奖